番茄鸡蛋捞面

番茄鸡蛋捞面

April 127 2022-04-01

因为疫情的原因,在家里已经很长时间了,每天怎么吃就已经成了最大的问题了。说实在的,在家时间长了,又是做一个人的饭,就愈发的懒了,现在是这么想的,大许以后结婚了,做两个人的饭的时候就不会懒了。所以总煮面偷懒过日子。

抢了几天的菜,抢到了一些鲜面条、番茄、鸡蛋和一切其他的菜。于是开始了番茄鸡蛋捞面的伙食过日子。

先炒鸡蛋备用,开水下面,煮熟捞出过凉水;番茄切丁,大葱切圈不放姜蒜,热锅凉油,大葱爆香,番茄丁下锅,炒到起沙,兑上清水与鸡蛋;开始调味,放上番茄酱,些许糖,适量盐,稍微一点鸡精,收汁起锅,番茄鸡蛋臊子,往捞面上一浇——完事了。

剥上几粒蒜,放在碗边上,家里没有啤酒了,不然吃着面条呷着啤酒,端着大碗面,坐在阳台上,吃一口蒜,秃噜一口面条,属实有些许的惬意, 以及一些特殊的味道。

对了,就是那个味道。

端着面的我,回到了满是梧桐,很大很厚,夏天阴凉处和道中间大许就是一个是初夏一个盛夏的街道,不过是郑州里一个不起眼,小到不能再小的街道了,两车道宽,东西长多少不清楚,但是常走的这段路不过500米,却满是各种小店。

那家小店就在经常走的这段路中间,隔壁是个鸡汁包子店,右边大许是黄焖鸡,时间长了不记得了。店面不大,中间走道,左右各一个桌子,四个板凳,前后两排。老板什么样,全然记不清楚,只记得有个冰箱,里面是饮料和啤酒。墙上是菜单,基本就是各种各样的面,郑州的特色烩面、各种捞面、还有炒面汤面等等,铺满了半面墙。

在郑州几年了,去那家面馆却大概就一个月的时间,天天路过的时候去吃一碗面。

北方人吃面,喜欢吃蒜。单说面的味道已经很好了,在加上蒜的话,会有时候叹息,大许这辈子就好这口吧。

我一向睡得晚,所以早起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。恰值暑假,留在了学校,倒不是为了贪图晚睡晚起,经学校老师的介绍,需要去郑州西的一家公司实习,从学校过去,公交大许1个半小时,所以早起的痛苦令我十分难受。幸好同行的还有不同院系的三个同学,多少也算是有点动力值得我早起。

实习的工作很是辛苦,到不是难度多么大,只不过对初入茅庐的菜鸡来说,属实要走点弯路的。中午吃完饭,常常需要眯上一会,不然下午的状态难以支撑啊,我们四个基本不加班,因为要赶上公交回到学校。

大许是7月,下班的时候还不算晚,天还是很亮的,我们四个背着包从大厦中走出,迎着夕阳而行,一步一语,多说的是今天工作相关的话题。走上大概10来分钟,就到了等公交的地方,片刻就能上了车。往往公交上是没有座位的,上了公交便不再交谈,往往是看着手机,或者靠着窗户呆呆的看着窗外。

下了公交,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面馆。

四个人,四碗面,有时候会多要几瓶啤酒或者菠萝啤,许是太累了,往往都要个加面。老板在后厨开始做,我们两两对坐,开始剥蒜。没多少功夫,面就上来了,吃之前许会碰个杯,一口蒜,一口面。吃完慢慢悠悠的晃荡着会学校。

面馆里的番茄鸡蛋捞面,配上一口蒜,那味道和我现在手里的一样。